潍坊翻译公司,潍坊翻译机构,潍坊英语翻译,潍坊日语翻译,潍坊韩语翻译,潍坊翻译

潍坊翻译公司 潍坊翻译公司 潍坊翻译公司
123

路灯抢修队员李伟三十余年日夜坚守 点亮夜空

潍坊翻译公司推荐阅读,版权归潍坊新闻网所有,转载如有侵权,请告知删除!

    潍坊新闻网1月25日讯 1月24日下午,记者跟随市路灯处路灯抢修队员李伟一起抢修路灯,体会着他和同事们的酸甜苦辣。记者了解到,李伟已经从事路灯抢修工作近32年,见证着潍坊城区路灯的沧桑变化。今年除夕夜,李伟将是这座城市的“守夜人”,守护着路灯装扮多姿多彩的城市,不让一盏灯熄灭。从业近32年,李伟已记不清有多少个除夕夜晚,在街头看着万家灯火。

    探访

    日夜颠倒抢修路灯,每天在数米高空中作业

    1月24日下午4时许,在鸢飞路与幸福街交叉口,几名抢修人员正在6米多的高空中,对这条线上的路灯线路进行抢修。今年49岁的李伟,就是其中的一员,维修完路灯线路后,回到地面的他又捡起路灯窖井里的一根线缆检修起来。

    李伟是市路灯管理处路灯抢修队的队长,自1985年开始工作,当时年仅17岁的他在市路灯管理处当了一名普通的路灯维修工,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,他笑着说,自己大部分的生命,全都献给潍坊路灯了。

    李伟说,和大部分人的作息时间、作息习惯不同,他们路灯抢修员由于工作性质,只能天天与黑夜相伴。一般都是上午休息,下午2时许上班,晚上12时下班。假如遇到一些突发情况,可能要一直忙到半夜三四时才能下班,路灯什么时候全部修好,什么时候才能回家休息。

    记者了解到,由于鸢飞路正在大修,牵扯到很多线路出现了问题,周围有不少路灯都没有亮起来。这给他们提出了严峻的考验,最近一段时间,他们牺牲了很多休班时间,日夜工作在电线杆上,就是为了在春节之前,把故障全部排除,让这些路灯全部都亮起来。

    从高高的路灯杆上滑落,多年来已习以为常

    记者注意到,李伟和同事们即使是在十几米的高空当中作业,依旧能全神贯注,显得非常轻松。李伟笑着告诉记者,其实“轻松”都是表面上的,如今城区的路灯越来越高,给抢修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困扰。

    李伟告诉记者,目前城区的路灯,最高的达到了18米左右,这就要求抢修员必须得练出一身高空作业的本事来,而且由于路灯的性质特殊,他们还必须得在高空当中带电作业,难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“现在设备先进了,城区有了故障处理车,抢修员可以直接站在高高的操作斗上,故障处理车会把抢修员送到路灯出现故障的位置,方便抢修员作业。”李伟笑着说,抢修员看上去轻松,是因为只能把精力全都集中在路灯上,根本不敢往下看,在这么高的高空中,往下看容易头晕,双腿打颤。

    有了故障处理车,为抢修员们解决了不少安全隐患。李伟记得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不用说故障处理车,连普通的车辆都没有,抢修员们都是骑着自行车,载着大铁鞋,在城区到处转悠,发现有故障,就靠着攀爬路灯杆来进行维修。

    李伟说,攀爬路灯杆是一项不折不扣的技术活,而且安全隐患很大。在他工作的这三十多年时间里,已经记不清自己从高高的路灯杆上滑下来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“轻的时候直接从高高的线杆上滑下来狠狠地在地上墩一下子,屁股疼十多天,重的时候在滑落的过程中,连身上的衣服都被磨烂了,身上都有了擦伤。”李伟说,对于抢修员来说,从线杆上滑落是再普通不过的事,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又脏又累、带电作业、工作量大,内心却自豪

    据了解,截止到目前,我市中心城区共有路灯、景观灯123931盏,而市路灯管理处路灯抢修队的队员一共只有22个人,平均每一名抢修员就要担负着6000多盏路灯的抢修任务,工作量之大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而从事了近32年的路灯抢修工作,李伟成了这座城市路灯变化的见证者,在为这些路灯付出了无数的心血和汗水后,李伟和同事们的心态同样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以前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路灯维修员,但如今我对自己的职业说不出的自豪。”李伟告诉记者,他们这个工作不但作息时间日夜颠倒,而且又脏又累,高空作业、带电作业又有很大的安全隐患,很多抢修人员刚接触这份工作时,都觉得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李伟同样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。他记得自己刚参加工作的时候,有一次在城区文化路上进行抢修,当时这条路上的路灯大面积不亮,需要排查故障原因,他趴在地面上检查路灯监测井。“当时就是在地上铺了块纸,跪在地上把头伸到臭烘烘的监测井里去看。”李伟说,就在他工作时,一名经过的市民嘴里说了一句“可不能干这种活,太丢人了”。这句话深深刺痛了他的心,不光是因为自己工作的脏累,更因为得不到尊重和认可。

    随着工作时间越来越长,他的心态发生了明显的改变,经常有单位和市民给他们的抢修团队送锦旗,称赞他们是这座城市的光明使者,他们走到哪里,哪里就充满了光明。“接到这样的锦旗时,心里比吃了蜜还甜,现在每抢修完一处路灯,看到市民的笑容,就感觉格外欣慰,觉得再苦再累都值。”李伟说。

    见证

    路灯越来越多样化,装点城市

    工作了近32年,李伟亲眼见证了潍坊这座城市的发展变化,而城区的路灯,也由当初的品种单一、数量少,变成了现在的多种多样、多姿多彩。

    李伟告诉记者,他刚参加工作时,城区根本没有像东风街、胜利街这样的大街,多数都是一些背街小巷,那时候的路灯样式也非常单一,数量很少,多数都是普通的小弯灯。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发展,潍坊的路灯日新月异、样式繁多、各具特色,几乎每条街上,路灯都有其独特的风格。在夜晚,路灯已成为装饰潍坊这座城市的一道靓丽风景线。

    “像咱们的北海路是蝴蝶灯、文化路是白玉兰灯、胜利街是大鹏展翅灯、北宫街则是琴弦灯、人民广场则是九火花灯……”提到潍坊城区的特色路灯,李伟如数家珍,别人看路要看路牌,他只要看看路灯,就知道自己在哪条路上。

    李伟说,刚刚从业的时候,他怎么都没想到潍坊的路灯能发展得这么快,“咱们潍坊的路灯和景观灯数量在同类地市当中,绝对是首屈一指的,而且去年咱们还获了一次全国大奖,潍坊路灯已经成了潍坊这座城市的一个名片。”

    李伟告诉记者,他工作的这32年里,潍坊的路灯从最初的白炽灯泡发展到高压汞灯、高压钠灯、高压金卤灯,再到如今遍布市区的LED灯。现在,市区LED灯占了路灯总数的90%以上,这一数字在全国都位居前列。

    到除夕夜时路灯故障特别多

    春节马上就要来了,李伟感叹说,自己的年纪又长了一岁,能为潍坊路灯贡献的,越来越少了。记者了解到,今年春节,李伟还要在除夕夜值班,这对他来说,早已如同家常便饭。

    李伟告诉记者,他工作的这三十余年来,几乎每个除夕夜,他都坚持在工作岗位上,没法完整地在家里陪伴家人。他们这份工作就是这样,越是到了中秋节、春节这样合家团圆的时刻,就越不允许路灯出现故障,对于他们这样的夜行人来说,就意味着随时需要待命出动。

    作为市路灯管理处路灯抢修队队长,李伟深知自己这份工作的艰苦,因此,每到除夕夜的时候,他都宁愿把团聚的机会让给自己的同事,争着在除夕夜值班。李伟说,按照单位的规定,除夕其实只要值班到晚上12时,没有特殊情况的话,就可以回家过年。可实际情况是,值了这么多年的除夕夜,他不记得自己哪一年在晚上12时回去过。

    “越到除夕夜的时候,路灯故障特别多,有时是因为天气原因,还有很多时候,是有一些人恶意搞破坏,偷电缆,我们不得不频繁奔波在路上,一忙就要到第二天凌晨。”李伟说。

    李伟说,年年除夕不在家里过,他们家只好把年夜饭改到了大年初一的凌晨,等他一起回家吃。“孩子都已经二十多岁了,没陪他看过春节联欢晚会,心里挺愧疚的。”李伟说,他今年已经快五十岁了,眼看就要到退休年龄,希望能在这个岗位上尽量多奉献一些,为潍坊路灯多做点事情,毕竟这是自己付出了一辈子的事业,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

    记者 赵春晖


热门城市:
区县翻译:

在线客服

QQ客服一
在线客服QQ10932726
QQ客服二
在线客服QQ1097430389
QQ客服三
在线咨询